电视剧装台的图片,人民伦理和底层经验的艺术表达——评电视剧

诗彩养生网的热心用户提供上传发布的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电视剧装台的图片,人民伦理和底层经验的艺术表达——评电视剧》的生活常识相关知识,下面小编把《电视剧装台的图片,人民伦理和底层经验的艺术表达——评电视剧》的详细内容分享给大家做个参考,希望对大家所有帮助。

电视剧装台的图片,人民伦理和底层经验的艺术表达——评电视剧

电视剧《装台》剧照

电视剧《我待生活如初恋》经过长时间的精心准备、拍摄、制作、改版,甚至一度被命名为《装台》,最终还原了本名,在央视播出。这部电视剧改编自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陈艳的同名小说,也试图保留原著的精髓,并基于新的艺术形式在多种意义上对其进行再创造。它还是立足于底层普通人的各种生活困境,表达他们置身于烟火之中的尘世生活和人情变迁,表现他们的跌宕起伏、喜怒哀乐、喜怒哀乐。但即使他们不得不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具体困难,他们的精神也不是谦让,而是蕴含着一种向上的力量。创作者花大力气强化了原有的爱、同情、温情,艺术表现的轻盈,改造了以刁大顺为代表的台装生活的不堪重负,从而拥有了轻喜剧的风格,整体风格鲜明,亮点爆棚。但从喜剧表演的背后,我们还是可以理解原作者对人生、对人生更深层次的思考,理解作者写更多人的时代、命运的志向,以台湾为典型。

《装台》的一个重要“发现”,就是把鲜为人知的装台群体推到了艺术界的舞台中心,让他们用自己的经历讲述普通人的生活故事。刁大顺在为剧院搭建舞台。他的口头禅是“我在受苦”,就是给别人搭台,让男主角唱歌。台湾也是一门艺术,它不仅是戏剧艺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生活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广阔的生活世界里,我们都在为他人搭建舞台,所以我们为时代和社会做贡献,也是自己世界的主角,履行着个人作为“历史中间体”的社会和家庭责任。刁大陪着一群兄弟早早起床,勤奋工作,为家人争取平凡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恶,都有自己要坚持和争取的价值观。他们对生活的希望和憧憬并不复杂,他们过着简单幸福的生活也是常事。然而,具体的生活并不容易。大女儿刁聚华,30多岁了,还在闺中。她的心理有些扭曲,隐藏着父亲的“幸福”生活。所以她和刁大顺总是处于一个很困难的位置,这已经成为刁大顺必须面对却无法解决的家庭问题。为了谋生,他还需要在很多方面工作,承受着除了努力之外往往难以获得报酬的无奈。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普通人,态度还是很得体的。他坚信,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每个人都需要坚守自己的职责。他认为诚实劳动是不可动摇的基本生活原则。他渴望有一个普通温暖的家,每天努力工作后能吃一碗热饭,也希望女儿能有一个好的家。所以,即使早起努力,也从不抱怨。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压力,他以隐忍和乐观的态度逐一化解。因此,这部作品旨在表明,即使是最普通的生活也有希望带来的幸福和美丽;即使是最普通的岗位,也能发挥个人价值,履行对时代和社会的责任。刁大顺对未来旺盛的生命力和向上的力量也感染了身边的同事和朋友,激励着大鸟、猴子等人承担个人责任,追求平凡生活的平凡幸福。

《装台》是另一部表达《一仆二主》之后家庭生活的作品和其他作品。不同于《一仆二主》对成功人士情感生活的细腻表达,《装台》里的刁大顺和蔡素芬是平凡世界里的平凡人。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参半。当然也不乏悲伤和悲伤,但其中还是有一股上进向上的力量。尽管刁大顺面临着生活的不断挣扎,工作和家庭的接连困境,但他仍然努力承担起个人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这充分表明了他的价值坚守和伦理承诺的意义。张嘉译和燕妮的表演也很出色,贴近日常生活的现实,在手势之间,反映了普通人物的内在精神和细腻丰富的情感。可以说,它们为影视作品中普通人生存状态的艺术表达提供了又一个具有典范意义的重要形象。该剧在聚焦刁大顺,充分肯定有精神坚守的普通劳动者生活的同时,也对刁大俊形象进行了批判。刁大军一生无所事事,投机倒把,似乎过着风光无限的盛世生活。但是,这种带着歪剑的生活方式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刁大君晚年悄然离世,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示了刁大顺生命观的价值,以及千千万万个普通人平凡生活的过人之处。

为了充分释放原本以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和同情化解彼此精神分离带来的生活艰难和世界局势的凉瘦,编剧特意加强了“喜剧”的构图,试图以生命之轻化解生命无法承受的重量,让原本沉重的生命行军奏出喜剧的轻快之声。因此,着重强调每个人物内涵的喜剧特征,并对歌剧的现状进行艺术处理。——剧所描述的戏曲的萧条并不完全符合现在的现实,而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一个短暂的困难时期。刁大顺在处理各种生活困难时的“软与硬”、“乐与乐”、“重与轻”等特点,不仅足以化解现实中的各种具体矛盾和困难,而且充分展示了他内心顽强不屈的精神。蔡素芬的隐忍和放松,足以呈现他丰富复杂的情感和内心世界。大曲作为台湾安装团队的中坚力量,敢于当第一人,不顾个人利益,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虽然邓子的情感体验并不复杂,但它仍然体现了这类人物人生愿望的艺术实现。虽然宋丹丹和阿曼达的戏不多,但都有出色的表现。阿曼达饰演的演员敢爱敢恨,不受世俗观念束缚,克服各种困难,结合憨厚朴实。虽然是“戏笔”,但足以表现生活的另一个复杂的方面。寇铁和他的妻子等。也有发人深省的意义,展现了刁大顺的台湾装置队周围的另一种生活和人生状态。他们在剧中相互作用,呈现出痞子的多样特征,具有温暖的艺术力量。

该剧和原著小说一样,也用台湾人的喜怒哀乐表达了痞子的基本特征,同时致力于书写他们对生命价值的坚守和内心的喜悦。它们无疑是支撑社会结构的巨大“基地”,反映了一个群体生活的坚韧

和精神的稳固之于时代和社会的宏大意义。刁大顺和他的兄弟们的生活和命运遭际,似乎可以极为方便地被纳入底层书写的谱系加以评判。但如原著作者陈彦的观念,该剧也努力呈现另一种底层形象,他们无需来自外部的悲悯和同情,也不依赖所谓的自上而下、自外而内的意义判定方式,而自有其价值,自显其意义。这部作品也因此成为人民伦理艺术表达的重要尝试,其中人物虽身处底层,却矢志不渝、初心不改,即便面临种种生之艰难,仍然以能吃苦、肯背亏的精神勉力完成个人之于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刁大顺的工作是平凡的,他的生活遭际、情感起伏也可以表征同样的平凡人物的生命状态,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似乎也缺少震人心魄、波澜壮阔的大起伏、大悲喜,但他们仍然秉有内在的价值和尊严,仍然以普通人所从事的普通工作而企及不凡和伟大。他们是社会并不沉默的大多数,也将会因《装台》这一部作品的热播而有力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装台》是陕西人创作,在陕西拍摄,也主要由陕籍艺术家演出的陕西故事。其所着力呈现的是富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日常生活,弥漫着独特的况味和浓重的烟火气,有着极强的“辨识度” 。剧中不但频繁出现西安城具有地标意义的大雁塔、钟楼、城墙等等,也比较丰富地展示了西安人的日常生活状态,对西安美食的介绍尤其引人注目。这些意象即便偶然一现,但和城墙、秦腔等等一起,营构了陕西文化的浓厚氛围。刁大顺们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演绎着个人、家庭和群体具有共通意义的生活和生命状态。这是真正的“陕西故事” ,是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积淀且形塑的独特人格的自然呈现,不独可以表征陕西人的生命状态,亦可指称民族文化精神的基本特征。他们生活在这里,吃泡馍、吼秦腔,也在秦腔经典剧作中获取横亘千年、不曾退隐的巨大的精神力量。他们大气、实诚,表面的隐忍背后,实有骨气、硬气,属民族精神生生不息之力量的艺术表达。观看这一部剧作,如不意会于此,则其复杂丰富的意义会减损不少。值得一提的是,或因艺术形式的差别,该剧重心与原著略有差别。是故,拿长篇小说《装台》做参照,去在两个略有不同的世界中体味刁大顺们酸甜苦辣的百味人生及其独特的生命经验,便成为该剧“正确”的打开方式。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 中国艺术报

以上就是关于《电视剧装台的图片,人民伦理和底层经验的艺术表达——评电视剧》的相关内容,希望能够帮助大家,信息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与违规,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如果您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可联系我们。